即时比分 亚洲盘口 欧赔指数 走地赔率 足彩合买 娱乐公司 足彩分析 竞猜擂台 足球报纸 资料宝库 地方体彩 网上银行
赌徒的呐喊:孤单的人生-如何戒赌-3K123全讯资讯_www.3k123.com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全讯百科 >> 如何戒赌 >> 内容

赌徒的呐喊:孤单的人生

时间:2012-4-20 11:18:00

  他并不神秘,也不引人注目。在一家事业单位做事,永远是一身休闲装。
  他上网,只看陪率、盘口、比分、出场阵容。他从不看贴,因为他从不信别人;他也不发贴,因为不会打字。他订了两份报纸——《体坛周报》、《足球》。
  认识他的原因很简单,他是我的同事,虽然比我大五岁,但神情看起来很淡漠,显得睿智、沉静。
  因为对足球的爱好,我们相处了七八年。从98年世界杯开始,受他的影响,我也开始赌波。接下来的路,相信跟许多波友没有两样,起初小赢,中间有输有赢,最后重注惨
  败。当然,他也输得很惨。
  两年后的12月31日,普天同庆,辞旧迎新。身在黄浦江畔避债的我,看着金茂大厦的新世纪烟火晚会,悚然回首时,痛心疾首,两年来自从接触了赌波,我就没有象正常人一
  样的生活,整天生活在刺激、紧张、不安、疯狂之中!
  我决定重新开始,从还债开始,和妻子老老实实地经营了一家小店铺,这个小店铺挣的钱并不算很多,也不快,但毕竟每天都在挣钱。生活中,除了应付债主之外,基本没有什
  么烦心的事。就这样,到2002年世界杯的时候,我终于还清了全部欠款,生活好象转了一大圈,又回到了起点。
  他呢,我们联系已经很少了。在单位上,他仍然象从前一样,每天都来晃晃,做点事,然后又回去了。没有人知道他去哪里,因为他跟他老婆分居了,一个人住在外面。我清
  楚,他输得比我还多,唯一关心的是,他是不是还在重操旧业?
  因为还清了全部欠款,因为02年世界杯的缘故,我们又聚到了一起。我小心地问他:最近怎样了?他没回答,反问我:债还清了?我说是,他吐了一口烟说:嗯,我估计也差
  不多了。我又问:是不是在继续玩球?他看了看我,笑着说:你没见我也在努力工作啊。我听了也觉得好笑,但看他好象不愿深谈的样子,也不好再问了。
  两年的时间很快,我的记忆很简单,两年一大赛。一晃又到2004年了,欧洲杯开赛了。揭幕战是葡萄牙对希腊。他打来了电话:到我这儿来看球?
  (二)
  他告诉了我详细住址,穿着一身睡衣,叼着一枝烟的他开了门。
  这是一个小型公寓,里面的陈设很简单,进门就是餐桌,很干净,桌面上什么都没有。他笑着说,“好奇就先参观一下?”
  厨房里也很干净,一看就知道不食烟火。起居室很大,一张床,两张单人沙发,两台电视,一台笔记本电脑,一部电话,墙边还立着一个高大的书柜,书不多,一摞一摞的档案
  袋倒是蛮多的。
  他泡了一杯茶,笑着问我:“今天这场球怎么看?我也笑着说,我好久没有研究这东西了,说不清楚。”
  他摇着头说:“不会的,只要玩过球的人,用不着刻意研究,心理上就对过盘口了,这恐怕也是条件反射吧,呵呵”
  在我不发表意见的坚持下,他点了一枝烟,开口慢慢地说:“四年前,你从上海回来的时候,我也在痛苦中犹豫,在玩球的这几年里,我失去的东西太多了,房子、车子,还有
  妻子,还有健康的身体(他心脏有点问题)。”
  他继续说:“你应该看得出,我仍然在玩球,那时我想,男人从哪儿跌倒了,就该从哪儿爬起来。说实话,当时在绝望中,我也不清楚我以后是不是还能够爬起来。”
  他吐了一口烟:“四年过去了,我相信现在的我是彻底站起来了。我过了四年非人的日子,每天蜗居在这个小屋里,日夜颠倒,饿了就吃面包、方便面,没有什么比球对我更重要。”
  我静静地听着面前这个男人的述说,心里在想,如果是我,我能做到吗?肯定做不到,我摇了下头。
  他看到我在摇头,笑着说:“你一定不信吧。想当初,我们开始博球的时候,先靠自己感觉,略有赢利之后,心就不太满足了,随之而来的不断放大注码,然后慢慢就输掉耗掉
  了,开始变得不再相信自己了。记得吧,我们还买过料,全部希望都寄托在那些卖料网站上,虽然起初也获利不少,但最后还是彻底输得一干二净。你想过为什么会这样吗?”
  我说原因我想过,恐怕有两点:一是我们水平的确不行,二是心态不够好,太浮躁了。
  “嗯,是的,这两点肯定不错。不过,无论我们怎样研究,水平能抵得过那些操盘手吗?他们所接收的信息的准确程度与影响力,肯定不是我们能够想象得到的。还有,就说澳
  门,电视上看不到的比赛,他们会开盘吗?恐怕不会吧,可我们呢,又能看得到多少现场直播或录像?”
  “再说心态吧,只要是在赌,谁不想赢呢,谁又能真的将输赢置之度外?再小的注码都希望会赢。说起来容易,等你真的投注了,你会不当回事,输了也一笑置之?”
  我说:“那怎么办?”
  他苦笑着说:“的确没有什么好办法,除了看更多的比赛,研究得更深更细,心态放得平和一些,没有其他好的办法。你看看你后面的书柜,全部是关于四大联赛的资料,每个
  队一本,都是我自己整理的,你有空就看看吧,今天就算了,好好看球吧。”
  我说:“我还是回去看吧,太晚了。”
  他“嗯”了一声说:“也对,明天你还要值班。”站起来就送我出门。
  在门外道别的时候,他突然诡异地笑了下:“我看葡萄牙今天难赢,你要不要来个5C玩玩?”
  我一愣,摇了下头:“算了,明天再说吧。”他笑一下,关上了门。
  从他那儿回来后的一个月里,我心里老是莫名其妙地在斗争,由来平静的心情有点烦闷了,说不清是怎么回事,幸好时间长了,也就慢慢淡忘了,那股重操旧业的冲动慢慢地压制下去了。
  ( 三)
  那年,我的儿子也出生了,家里突然平添了一个爱哭爱闹的小家伙,让我忙得不亦乐乎,也没心思去理会其它。初为人父的自豪与亢奋,伴随着儿子一天天地长大,慢慢地趋于平淡,一种沉重的责任感油然而生,我该为我的儿子好好规划未来,可不能象我一样一事无成。想到自己的现状,心里不免滋生出焦虑与无奈。
  等到儿子学步的时候,时光已是2005年8月份了,虽然几年没有接触搏球了,但下意识地知道,一个新的赛季又将开始了,就象明年的世界杯一样,普通人都不会忘却,何况我呢?
  我决定去看看他,但不知道这次去他那儿,我到底能不能经受住刺激与紧张的诱惑?一路上,想到在这几年的时光里,不知道又有多少波友一夜囊空、负债累累,甚至家破人亡,不禁深深地为之叹息。
  后来正如我先前的预感一样,我又投身到长江后浪推前浪的赌波大军中了。
  他看到我,看得出来还是蛮开心的。“我说嘛,我这地方这么隐密,除了电话,几乎没有人来过。”他笑着说:“先喝茶吧,等一下,我先下个注”。
  话音刚落,电话就响了。“你看看,除了没有人来,电话还是热闹得很”。他一边接电话,脸上的神情突然焦急了起来,很快地应了几声,放下电话:“女儿发高烧了,我去下医院,你在这坐会儿吧,如果时间晚了,你就先回吧,把门带起来就行了。
  ”
  “要不要紧?”,他边穿衣边回答说:“现在不知道呢”。“那我和你一起去医院看看小妮吧”,他犹豫了一下,“好吧,你去车库把车先开出来,钥匙在桌上”。
  小妮可能是着凉了,医生说吊吊水就会好些。他前妻坐在小妮身边,一边摸着女儿额头,一边忧心忡忡地发着愣。
  而他的手机仍在响个不停,听他说了几次女儿生病了之类的话,铃声才渐渐地平息。
  “到那边靠窗的走道上抽支烟吧”,他说。
  刚抽了两支烟,不一会儿,他的表情随着走道进口的脚步声诧异了起来,低声说:“你等会儿,他们来了。”“谁啊?”他压低声音告诉我:“这边的老庄”。
  看到他们几人在走道口叽叽咕咕地说着话,我的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,我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说些什么,但有一点可以确信,与小妮的生病没半点关系。
  回到他屋里的时候,已经是凌晨了,他拔下电话线,关了手机和电脑,困顿地对我说:“今天累了,不想再下注了。如果你感兴趣,先跟在我后面看看吧,到国庆节后再决定,好不好?”我吱唔了几句,替他关上了门。
  国庆节放假前,他对我说:“节日期间,我基本上不怎么出门,车子就丢给你吧,带老婆和儿子好好玩玩”。我应下了,他又意味深长地说:“说不定,你以后陪他们的时间会越来越少的。”
  (四)
  “我不敢说这世上没有高手,但可以肯定你不会是,在你输光之前。”他坐在沙发上,冷冷地看着我,“捷克的比赛你看了多少?了解多少?而荷兰队的比赛你又看了多少?了解多少?”
  我怔在那儿,国庆节后还车的时候,顺便聊了会儿,我已经下定决心,打算跟他一起搏球了。
  在谈到捷克对荷兰的外围赛时,我隐约还记得04年欧锦赛时捷克的翻盘,况且这次还是主场。我随口说了句看好捷克,再说了,我毕竟也玩了几年球,又不是新手,对球路多少有点感觉了,而他竟这样毫不客气地奚落我,确实让我有点不服气。
  “现在仍然在博球的老手,有多少人还象你这样浮躁?你不改的话,恐怕还会重复从前的老路”,看到我的尴尬,他的口气缓和了下来,“我的态度不好,你谅解吧,跟别人我也不会这样说,但对你,我心里有点矛盾,一方面想让你赢点钱,一方面又怕你收不住手,以至于重蹈覆辙,唉!”
  “我全部跟你,难道不行吗?”
  “哼,那你自己的主见呢?时间一长,你自己的主见必然要占上风,那时候,我想拉你恐怕都拉不住。”,他的目光突然有点黯淡了下来,“再说了,你会牺牲掉许多生活的乐趣,象我,这几年虽然赢了不少,但几乎象与世隔绝一样,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了……”
  “放心吧,我不会再象从前那样冲动了,一切听你的”我信誓旦旦。
  “唉,那好,就这样吧,你从5C开始,不要嫌注码小,还是慢慢来吧”
  10月9日的欧洲外围赛,他让我下了荷兰和瑞士;13日的外围赛,还是下的瑞士。还有15日的热刺和韦根……我对他言听计从,虽然注码少场次少,但我觉得还是蛮开心的,毕竟我那个小店铺哪能这么快地挣钱呢,我再次觉得我的生活充满了希望,布满了阳光,一切都从他开始,由他而发。我从来没有想过如果离了他,我会如何。
  “套用路遥的一句话:我的早晨从中午开始,呵呵,拉开窗帘吧,好歹这是一星期来我见到的唯一晨光。”
  这是个安静的小区,度过一夜的紧张与不安,早晨的阳光显得格外灿烂清新。早秋的气息已经来临了,些许的寒意透过窗户浸入到我们身上。除了几个小孩子在跑着追着,楼间的两个老太正起劲地点燃炭炉,这着实让他感到费解。
  “我就是想不通,现在竟然还有这玩意儿”,他指着楼下的两个老太说,“唔,是拆迁移民过来的吧,老人家有些习性难以更改。”好象是突然感觉到了什么,他掉头对我说:“难道是因为炭比煤气省钱?不会吧?”
  我对这样的问题不知所措,他以不以为意,好象若有所思,奇怪地自言自语道:“我在考虑一件事……”。
  尽管他多次要求,但我实在没有耐心去翻看他所谓的心血结晶。几年来,四大联赛里几乎每一场比赛的出场阵容、进球时间、进球人员、比赛阵形、球场意外,经他手摘塞满了一个个档案袋,我实在难以想象他所付出的时间与精力,我有点畏惧了。
  每次他看到我的应付了事,都要深叹一口气,还有目光中隐约可以看到的复杂与失望。我也不以为意,有这样的一个高手在身侧指点,我才懒得去花这样的功夫呢。
  当我有次这样回答了他,他竟勃然大怒:“如果我以后不再搏球了,你去依靠谁?象你现在才小有收获,就忘乎所以了?许多新手不都是这样过来的?最后的结果呢?你以为你是老手就不会输了?哦,对了,你的确是老手,是个比新手输得更多的老手!”
  我当然无言以对,只能讪讪地发笑。
  16日的西甲,我自己看了一场贝蒂斯,他不置可否,只是说你弄5C试试吧。结果贝蒂斯1:0赢了加泰。我有点得意,似乎感觉到正在向他慢慢靠拢了。而他只是平淡地说:“这场球没有什么价值”。我才不管了,赢了就好,我几乎怀疑他有点妒忌我的直觉敏锐而准确。
  可是18日的冠军杯,无往不摧的巴塞竟然在客场平了,这样我看的两场就扯平了。
  球赛的间歇,偶有闲暇时,我总是劝他出去走走,透透空气,散散步。他玩笑着说:“即使散步,我的脑袋里也只有球,在路上反而不安全,如果你拉着我,那你不成了遛狗啦?”
  很快地,我的赢利就有好几B了,感觉到自己的精神状态日渐亢奋了起来,而他的情绪与状态却很奇怪,常常皱着眉头,一人坐在沙发上陷入沉思中。
  “2001年春节的时候,我就一个人坐在这个地方,整整呆了一天。你知道吗?”
  我当然不会知道,正与家人相聚呢。
  “正月初一,只是打了两个电话给父母拜年,跟小妮说了会话,吃了一点父母年前做好放在这儿的东西。”
  我完全能够想象得到那个清冷的春节在这小屋里的气氛。
  “我感觉我的整个人生似乎黯淡无光,面临绝境,我甚至难以想象我活着究竟为什么,除了玩球,这几年什么正事都没干。这个球呵,玩起来容易放下难,一点不比染上毒瘾差,整个人就好象变成足球的一个附庸,渐渐疏离了天伦之乐,渐渐淡忘了朋友相聚,与风花雪月更是绝缘,唉!”那天他在沙发上,黄昏的余光隐约透射进室内,他打开了话匣子。
  (六)
  "那时,最艰难的是做决定的过程,而不是最终的决定。就象考量球赛一样,分析的过程才是紧张与复杂的,不会轻松,有时一个细节的疏忽就是致命的。”
  这点我同意,有所选择的时候,反而会轻松些,在不同道路间犹豫与傍徨是痛苦的,犹如煎熬一般的感觉。
  “那天当我从沙发站起来的时候,看到落暮的天空中爆竹与烟花此起彼伏,几乎要泪流满面。尽管这个城市烟火如此绚烂,处处流光溢彩,而我呢,却看不到一丝前景与光亮……”
  “我最终还是选择博球这条路,我清楚得很,这条路的方向之一是通向我曾失去的一切,另一方向通向悄无声息地未来。既然决定重新开始,我就要从以前的经历中吸取教训。”
  他喝了口茶,继续平静地说:“我输不起,但是上天并不因为我输不起而眷顾我。”
  我听得聚精会神,说实话,我对他的性格多少有所了解,他的坚忍和勇气在博球上有时并不是好习性。
  “我相信,象我这样在博球上输得一干二净的人多的是,也许其中有人下场比我更惨,当然也会有人略微获利,可现在,据我所知,**(本市名)几年来继续搏球而且有一直赢利的只有两个人”。
  他肯定是其中之一,还会有其他人吗?我有点奇怪。
  “另外一个人是你见过的,就是那晚去医院的老庄”,他习惯地点燃烟,长吸一口道,“有人说博球是高智商的游戏,有人说是关于概率的游戏,都有道理,我也犯不着去研究这些”。
  “但是”,他的面容很沉静,“没有钱会从天上掉下来,付出的努力与收获并不一定会划等号,也未必成正比,至少在博球上是如此。不过,我相信如果没有天赋和努力换来的趋向准确的思路,你最终一定会输,而你现在的赢利只不过是让你苟延残喘而已”。
  听了他的话,我的心一片冰凉,本来我还存有一点私心,想从他那里窥见博球的捷径,他却先从努力开始说起,而他的努力却是我根本不愿重复的,正常人都知道这太艰难了,不是吗?
  “
赔率,盘口,你说是先有球赛还是先有赔率、盘口?这个问题傻子都知道,可是为什么偏偏那么多人不信邪呢?还记得我们从前买料的那种疯狂吧,为什么不信自己,却将自己全部的希望寄托在那些个陌生人、那些个陌生的网站上呢?不错,我们是没有能力自己分析比赛,自己判断赛果,但可以肯定的说,那是唯一可能正确的途径,那些个所谓的看盘大师、陪率大师,我是不信的。”
  我当然也不信,几年前的那些几乎染血的教训还少吗?想想真是蠢到家了,哪有卖料的自己付出,而让你一直挣钱?你是他亲朋故友吗?就象现在的他,他会卖料吗?不会,当然不会,他哪里会有这个闲情逸致去推荐自己的判断呢?
  一个人经历了那么多的不幸,妻离子散、家破人亡,当你面临这样的处境,除了生命,你还会有什么放不下的吗?
  “盘口与陪率只是个杠杆,用以投注的杠杆,或许会有微妙的倾向,但话多人将视之为户外的旗帜,向南飘了,说明北风来了。你信吗?”他指着桌角的那盏台灯,“这盏灯陪了我四年,只换了两只灯泡,如果我白天将台灯打开,你会认为是夜晚来了吗?”
  我笑了笑,哪有这么傻的人呢,可是又隐隐约约地感觉到了点什么,却说不上口。
  (七)
  “搬到这儿来,我陆续装了卫星电视和数字电视,这样我看到的比赛会比你多很多。”他恳切地对我说,“起初,我也只是小额投注,而且投注范围只局限于我看过直播或录播的比赛,看到这台电视机了吗,如果有同时有两场的话,我会录下来看……”
  一场球赛90分钟,一周下来,要看多少场比赛呵,我肯定没有也不会付出这样的时间与精力,这让我真是无法想象,同时心情也变得异常的糟糕。
  “我这样做一是权作热身,二是逐步在其间调整好心态,你知道,我哪里会有胜固欣然败亦喜的心态呢?我失去的东西太多了,我一定要拿回来,”
  他的声音低沉而坚定,“可是我却没有赖以凭籍的资本,唯一可能的只是耗尽我全部的精力与心血,搏球对没有天份的我们来说,没有捷径。”
  “我每天都要看比赛,有时一场比赛我会看两遍,你现在明白我为什么没有多少时间去工作或理会其他了吧,赛前与赛中以及赛后的
心得我都会记下来,诺,你看上面,”
  我当然不要看也知道他那些档案袋是哪里来的。“我赛前才会看陪率与盘口,你觉得奇怪?我的方法其实笨得很,
足彩你买过吧,简单的310,每个周中我都会将下轮比赛整理下来,填上我认为的310结果,最后再对照陪率。捷克对荷兰那场,我填的是10,而那场的盘口是平手,这下你明白了吧,你也失望了吧。”
  我失望得很,好象传说中的剑客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汉子,全然没有神秘莫测的风采:“如果是这样,那你干脆不如去买足彩好了,如果中了大奖,不是更好?”
  “呵呵,十几场比赛,谁会有把握全中?那是神仙,”他淡然地说,“今天不说了,好了,你回去好好想想吧,我答应你,至少让你赢足3A,可就不管你了,从今天起,你起注改为2B吧”
  最后一句话,让我很是高兴,他是财神爷,我可不敢逆他的意。这样子下去,别说3A,30A也指日可待!
  晚上回家,没来由地让老婆带儿子出去好好吃了顿大餐,回去时,在专卖店买了许多玩具给儿子,尽管看见老婆很是心疼,不过,她哪知道,我已经猜中了阿里巴巴宝库门上的密码呢?
  (八)
  这个城市的秋天,早晚有点凉意,而午间却是暖得很,让人不舒服的秋天,还不如冬天早点来呢,报纸电视上的专家们说,11月的这种天气有点反常。我不喜欢听到专家二字,就象我不喜欢听到某某
博彩专家一样,博彩也有专家么?
  我问他这个问题,预料之中的,他说哪里会有什么博彩专家,“不过,我相信有高手,”他认真起来,“只是你我通常见不会见到,真的高手哪会整天在电视上招遥过市?”。
  “你在我眼里绝对是高手”,我由衷地说。尽管他的成长历程比我想象中的世外高人艰苦也无味得多。“没办法,因为我笨嘛”他挪揄道,“其实我也曾想过,如果在博彩这
  个行业里,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赢家,那在合法化的欧美、港澳岂不是每天都要上演跳楼、自杀的惨剧?”
  这个问题我的确从来没想过,我耳闻目濡的都是关于博球者的辛酸与凄凉,潜意识里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个可以出人头地的途径。
  “为什么在大陆,在我们身边,负债累累、妻离子散的比比皆是?我想过,可能他们认为博彩可以一夜暴富,这真是人性贪婪的一面呵;许多人遭受了惨败的打击,能够痛下
  决心金盆洗手,也算是回头是岸了……”
  “我敢说,这跟我们的文化、传统、制度多少有点关联,越是见不得光的越是疯狂呵。这几年来,我也接触过一些老手,他们以前大多遭受过失败,现在下注变得理智了些,
  心态也似乎平和了些,虽然仍然沿袭着输赢往复的循环,但总算有了进步,经验往往源自于教训吧!”
  我忍不住发问了:“那你说,怎样的投注才算是理智与平和的?”
  “哼,因人而异,如果当博彩是个游戏或娱乐,谁都可以玩,1C、2C的,权当是玩牌,有何不可?可是究竟会有多少人这么想同时会这么做?如果当作投资、赢利的途径,那
  可就说不准了。拿你来说吧,你确信你有这个能力吗?”
  我摇了摇头,我做不到。
  “只要投注了,就会有输赢,就会有恐惧,你能确信恐惧不会影响你的判断吗?你能做到的就是要制定一个合适的注码,在你输得起且对你生活影响不大的范围内,是吧?”
  “所以我说因人而异。一个亿万富翁的下注单位可以为1A,这注码对他来说就是合适的,而你合适的注码单位呢,恐怕就是1C了吧。”
  我不服气,1C谁还玩这东西?不是浪费时间与精力吗?“那你呢,我看你的注码最少都是几B,更多的以A为单位,这注码是你来说是合适的吗?”
  他看了看我,面对我的发问,他的神情似乎黯然了下来,“你说得对,我也是在赌。我们的差别就是我能长期赌赢,而你不行,肯定会输,因为你没有这个判断能力。”
  “嗯,这我相信,幸好现在我不需要这样子摸索,跟在你后面不也照样赢利?”我有点得意。
  对于我的兴奋他并不以为意,只是淡淡地说:“你有3A的赢利了吧,我看可以收手了”
  3A就收手?我当然不会答应,就是30A我也不会收手,我要一直挣到房子、票子、车子滚滚而来才会考虑这个问题。
  他沉默了许久,起身打开窗户,灯光下的背影显得模糊而幽暗。
  “下注就如同开车,速度越快,心理就越紧张,你对车速的把握肯定不如赛车手,长时期的快速行驶,你承受的心理压力足以让你精神崩溃,唉,我恐怕就是这样。我不会等
  你很久了,我已经受够了这一切……”
  (九)
  “这一场你可以稍稍重注下……维拉……”
  11月19日晚,我有点疑惑地看着他,我没想到,这是他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让我重注。“你看我应该下多少?”
  “你帐上获利的一半吧,怎样?”
  我算了算,也即是2A多。几年前的我们,还有现在的他,这样的注码当然算不了什么,可是到了现在,我的神经却变得异常紧张与亢奋……
  我爱足球,有时觉得一场比赛简直就是人生的缩影,包容了许多人一生中不可或缺的无素:辉煌、顽强、无奈、阴谋、欺骗……常为球赛中展现出的阳刚意志、不屈不挠、无
  奈与悲壮所折服。是的,犹如人生的跌宕起伏,足球是属于男人的,力量、速度与智慧的结合,还有,眼泪,男人的眼泪,动人心魄的眼泪……很难想象,在很短的时空里,一场
  比赛中竟蕴藏着这么多的能量!
  更难想象的是,在遥远的时空外,一场赛果竟然与许多人的命运息息相关,非在其中者,哪里能理解一个进球会同时成为天堂与地狱的入口?搏球者的辛酸与无奈、狂喜与释
  然,会在此刻显现得如此淋漓尽致!
  是的,维拉终场3-1。我搏赢了,压抑不住的欣喜,他却无动于衷,一味地抽着烟,两眼茫然地看着电脑,他累了,我看得出,他疲倦得很。
  一夜的不安与紧张过去了,拖着沉重的身子站在阳台上,大脑几乎一片空白,拉开窗帘,楼间还是那两个着炉的老太,恍若隔世。
  (十)
  一个多月以来,我的生活的重心显然已经转移到了搏球上了。隔了几年没玩,澳彩现在开盘的赛事居然如此之多,赛前大略疏理一遍就很费时,我的生活重新变得紧张而充实。
  白天工作,闲余偶尔陪陪家人,都要习惯性地看表揣球,妻子的眼神复杂而神伤。
  这是一个典型的贤妻良母,面对她的辛劳,我愧疚很多。但为了赢球,我甚至希望这样的日子永无休止……
  可是他呢?他的心理状况让我觉得有些不安,我有些后悔没有早点重操旧业,要是时光从04年的欧洲杯开始,那该有多美妙!
  单位里安排了两日出差,我度日如年,好容易挨到回来的日子,许诺买给儿子的玩具又忘了,只好随口顺延了。
  敲开他的门,没有身着睡衣的他让我有点惊讶。
  好半天没有开口说话,只是一味地抽着烟,电脑也关了。
  “我说过,我要告别这样的生活了”,他凝神看着我,“从现在开始”
  我有点摸不着头脑,“你这样难道不好么?你好容易才走到今天这样,放弃不是太可惜么?”
  他面无表情地看着我,“老婆离我而去,父母为我心伤,女儿虽不太懂事,但我们父女间却乏善可陈,我赢得再多,又有什么意思?不懂得享受自己、享受生活,虽生而无趣。”
  “我曾想在玩球上少花点精力与心血,多花点时间陪陪我女儿、父母,或许别人能够做到,但我去做不到……”
  “我曾经失去的不仅是金钱,还有用金钱难以买到的快乐,我想这一天能早点到来,然而却一直没有做到,我已经陷入了一个怪圈,每天临睡前脑子里盘旋的总是球,连做梦
  都不放过!”他说得并不快,语调一如往昔的平缓,而我却感到他眼里的悲凉与心里的绝望是那样的刻骨。
  “人生亦如赌,因赌失去的亦难以回来,人生终有尽头,赌却没有”,他的声音很柔和,“回去陪陪你儿子吧”。
  我默然,也很费解,难道在博彩与生活之间就没有一个平衡点吗?一定会象他这样顾此失彼吗?
  他说得不做,如果是成为这样的搏球高手,又有何益?
  (十一)
  距今天上午写这些文字之前,我已经近一个月没见到他了。
  一身黑色的休闲服,这是他留给我的最后的视觉记忆。
  “我失去了人生中宝贵的十年时光,并为此痛心疾首,如果说我是高手,我只是一个勤奋、笨拙的高手。我在博球中失去了金钱、亲情与友情,唯一剩下的只有生命。我用这
  残余的肉身,搏回了更多的金钱,却依然失落许多……”他的声音还回荡在我耳边,“相对许多人,我还是幸运的,我用心血赢回了重新起步的资本,但愿我会有另一个不同的十
  年。我有个计划……”。
  这显然是一个另类的男人,坚忍、执着并有着异乎寻常的毅力与决断。我为之叹服,我也会远离博球之路,正如他所说:“你永远不会成为天才般的高手,因为你不是天才;你
  也永远不会成为我这样的高手,因为你耐受不了寂寞与孤寒……”。
  然而我依然上网,依然浏览论坛。我希望有一天能看到他的贴子,尽管希望是如此渺茫,但毕竟有着希望,另一个不同的十年里,他应该会打字了吧



分享到:
 
| 备用域名 | 广告服务 | 申请友情 | 收藏本站 | 设为首页 | 返回页顶 | 『 360误报设置 』
在线联系 QQ:839888830 (无需添加,点开既聊)